真君老人捋着胡须,笑着点头,“正是这个意思!”

苏陌凉闻言,心大惊,愣了一下后,才领悟了真君老人的意思。。

是呀,这么好的宝贝,要是错过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既然被她碰到,怎么也得尝试一下啊。

然而不等苏陌凉开口,君颢苍倒是先她一步,替她拒绝了沐卿鸾,“礼物太过贵重,凉儿承受不起,‘女’皇还是收回去吧。”

这是国宴君颢苍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没想到却是因为苏陌凉。

面对他冷言冷语的拒绝,沐卿鸾面颊的笑容忽然一僵,心底涌嫉妒,暗自握紧了拳头,沉默了一会儿后,笑得极其勉强的说道,“帝尊,本皇也是一片好意,本皇大老远的让人把玄铁运过来,你这样拒绝,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吗?”

听到这话,凤栖国的人都是一脸不满。

他们捧着珍贵的宝贝送‘门’,结果人家还不领情的拒绝,实在让人下不来台,根本是没把他们凤栖国放在眼里嘛。

看到凤栖国的人都是不满的喧哗起来,云楼暗域的人都是有些着急。

这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的确有些棘手。

而君颢苍做事儿一向不留情面,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何时看过别人的脸‘色’。

清纯可爱学生妹户外吹泡泡唯美写真摄影

所以,他直接无视凤栖国的愤怒,开口拒绝,“不——”

谁料,他话还没说完,身旁的苏陌凉忽然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冲他轻轻摇头,递来一个安心的眼神。

君颢苍见此,顿时咽下了未说出口的话,沉默了。

他知道,苏陌凉是另有打算。

苏陌凉见他不再开口,这才转头望向沐卿鸾,忽然展颜一笑,勾‘唇’感‘激’道,“‘女’皇说的哪里话,收到玄铁这样贵重的礼物,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寒酸呢。‘女’皇这样慷慨豪爽,我受宠若惊,这份礼物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听到这话,场大惊失‘色’,一片哗然!

他们听错了没有?

苏陌凉竟然接受了?

这样的宝贝,是她这个实力能收的吗?

她是傻了,还是疯了,这分明是在找死啊!

别说大伙儿震惊,连沐卿鸾都被她的决定惊了一跳,僵硬着表情,满目讶异的盯着苏陌凉,一时半会竟是缓不过神来。

她还以为苏陌凉再怎样也会推辞一番,她也正好嘲笑她没胆量没能力接收礼物,让她难堪得下不来台。

而苏陌凉会主动收下玄铁,绝对是她始料未及的!

这时候,连云楼暗域的人都被苏陌凉吓得不轻,瞬间爆发出‘激’烈的讨论。

话里的内容,无疑是觉得苏陌凉的举动太过草率和天真,玄铁这样的宝贝连他们都没能力收下,她这样的实力,也敢挑战玄铁,真是异想天开,愚昧无知啊。

君月夜看到这一幕,以为苏陌凉并不知道玄铁的厉害,心着急,立马提醒,“苏姑娘,你可要三思啊,这玄铁可不是一般的铁块,它正是因为是稀世珍宝,所以里面蕴含了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绝对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你收下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啊!”

苏陌凉看到君月夜担心她,回他一个浅笑,安抚道,“不是说,只要将它炼化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吗!平襄王不必担心。”

君月夜被她堵得面‘色’一滞,表情瞬间涌惊愕,难以置信的反问,“你说什么,炼化?你还想炼化玄铁?”

众人听到这话,都感到不可思议。

多少超级强者都不敢说能炼化玄铁,苏陌凉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炼化玄铁,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此时,不看好苏陌凉,指责她太过狂妄的声音此起彼伏,一下子溢满了整个大殿。

君月夜不想打破她的美梦,但这关乎她的‘性’命,他不得不说,“苏姑娘,这玄铁刀枪不入,火焰不熔,是世最坚硬的东西,无数强者都对玄铁束手无策,想要将其炼化简直登天还难,你要怎么炼化啊?”

“你太天真了,这玄铁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虽然是人人都想得到的宝贝,但不是人人都能收得下的,你知道吗?”君月夜苦口婆心的劝道。

君青染听他这番话,面‘色’有些不悦,立马打断他,“王爷,人家‘女’皇大老远送来礼物,你这样劝人拒绝是不是不太好啊,再者,苏陌凉自己都愿意收下,你却说这话,不是让‘女’皇难堪吗。”

君月夜被堵得语塞,他自然知道君青染的心思,无语的皱起了眉头。

苏陌凉看到气氛闹得有些僵硬,不禁开口缓和道,“如果普通的火焰不能熔化它,那异火呢?”

沐卿鸾闻言,‘唇’角轻扬,浅笑着回答,“异火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却只能燃烧玄铁的表层,想要深入里边,彻底将它炼化,还是不太可能!”

异火要是能炼化玄铁,她一早让拥有异火的炼丹师炼化成玄铁珠,也不用大老远的送过来,便宜苏陌凉了。

不过,对苏陌凉来说,这宝贝只有害处,没有利处,倒也不算便宜她。

大伙儿听到连异火都熔化不了,都是感慨的摇摇头。

这世的火焰,最厉害的也异火了,要是异火都熔化不了,那真的束手无策了。

君月夜闻言,忍不住朝苏陌凉说道,“苏姑娘,你也听到了,想要炼化玄铁哪有那么容易,这时候不要逞能了。”

她身旁的林婉儿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劝道,“主子,这玄铁咱们还是别收了,要是把命搭进去,得不偿失了。”

虽然她知道自家主子有几把刷子,但她还是不放心她去冒这个险。

林婉儿也看得很清楚,这玄铁分明是沐卿鸾拿来刁难,陷害苏陌凉的,要是收下了,不了沐卿鸾的计了吗!

此时的苏陌凉微微挑眉,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嗯,看样子炼化玄铁的确有些难度,如果一种异火炼化不了,那两种呢?”

话落,苏陌凉轻轻抬手,指尖忽然窜出蓝‘色’和金‘色’‘交’织的火焰,炙热的气息如海‘浪’般铺天盖地而来,顿时震慑得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