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

在卡洛应付的时候,底下的亲王都事不关己的看着。

露西抱着那个少年,暧昧的在他耳边说这话,压根没关注场中。

其余的亲王不是冷眼看着,就是和身边的人说话。

“你们看见布鲁诺了吗?”

“没有……”

“布鲁诺这是连面子都不给?”

“卡洛今天万一真的继承了王位,布鲁诺以后可就难过了。”

“那也不一定,就算真的继承王位,女王陛下的那些亲信,能服?等他彻底坐稳的时候,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卡洛倒是想拉拢亲王。

可是亲王哪里那么好糊弄?

密旨的事不清不楚,亲王们各自有想法,岂能站在卡洛那边。

性感兔女郎

所以现在这几个亲王,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

露西捏着怀中少年的脸,笑吟吟的道:“女王陛下退位密旨的事,想必诸位心底都有一样的疑问和怀疑,不过我们没有证据,也不能乱说不是,大家今天就看看吧。”

亲王们都同意露西的话。

女王陛下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退位?

可是密旨的字迹和上面的女王血印,都没错。

自己可以模仿,可是血印不一样。

如果不是女王陛下心甘情愿,谁能逼迫她按下属于女王的血印?

古堡外。

几辆车姗姗来迟,被守卫拦住。

“放肆,布鲁诺亲王的车也敢拦!”开车的司机呵斥一声。

守卫见后面的车窗落下,熟悉的脸出现,守卫赶紧垂下头道歉,给他们放行。

“慢着!”

夏慈突然出现,拦下布鲁诺的车。

“布鲁诺亲王。”夏慈恭敬的行个礼:“实在是抱歉,前面车子不能通行,还请您下来走几步。”

夏慈虽然行着礼。

可视线并没有垂下,而是试图往布鲁诺车窗里面看。

她刚才好像看见……

布鲁诺挡住了她的视线,什么都瞧不见。

布鲁诺往古堡里面看一眼。

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停着的车子。

“什么意思?”

没有多余的话。

但满满都是质问。

他的车不能进去,为什么前面那些车可以?当他眼瞎看不见?

夏慈:“布鲁诺亲王,您来晚……”

“小女娃,你可不要跟我扯这些,让开!”布鲁诺沉着脸呵斥。

对方是亲王,夏慈表情不太好。

“你就算再得卡洛信任,你也只是一个人类。”布鲁诺冷笑着补刀。

“曾经你在女王殿下身边当差,就是不知道你对得起女王殿下吗。”

布鲁诺话里有话,夏慈心中有鬼,闻言便有些慌神。

夏慈定定神:“布鲁诺亲王,今天是卡洛大人的继承典礼,过去的事,此刻再提,有些不合时宜。”

夏慈的长篇大论还没说完。

另一侧的车门忽然被人推开。

红毛的苏极先下车,撑开一把伞,站在车外,似恭敬的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夏慈呼吸一滞。

死死的盯着那边。

一道人影从车里出来,其实这里阳光也只斑驳着些许,只要小心避开,便不会被照到。

但初筝还是意思意思的走到伞下。

好歹人家也给自己撑伞了。

她是个有礼貌的大佬。

“夏慈。”初筝双手插进兜里,平缓没有起伏打招呼:“又见面了。”

夏慈仿佛忘了怎么呼吸,视线黏在初筝身上。

好像面前这个人,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女王陛下一般。

古堡里,大部分血族的疑问都被卡洛解答完。

一些不服气的,也暂时找不到更大的错处,阻止今天这场盛典。

卡洛缓步走上最高处的王座。

那象征着血族最高的权利的位置。

唾手可得。

卡洛眼底隐隐涌现一缕激动。

不管下面的血族有多不服,只要他今天坐上那个位置,后面他可以慢慢来。

最后三步台阶。

两步……

一步……

外面砸进来一个人影,咕噜噜的滚两圈,撞到站在最外面的血族。

本是安静的血族,忽的乱起来。

地上滚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卡洛身边的红人夏慈。

卡洛站在最后一阶台阶上,回身看过来。

大门外,有人影缓缓进来。

领头的是他熟悉的布鲁诺。

可是布鲁诺身后……

卡洛表情顿时一沉,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布鲁诺气势不凡的走在前面,可依然无法掩盖住身后那人的风华。

她才是焦点。

血族的女王殿下。

大厅里安静得针落可闻。

除了卡洛,另外几位亲王,神色也是复杂各异。

“殿下!”血族里一人高喊一声,打破这诡异的静谧。

刚在质疑卡洛的那一批血族,纷纷朝着初筝围拢过来。

“殿下!您回来了?!”

“殿下……”

“卡洛说您留下退位密旨,传位于他,咱们血族哪有这个先例。”血族之王都是从小选定,培养出来的,可不是人类的世袭制度。

当然血族之王更换得不频繁,一个血族之王,努力活久一点,当个几百年上千年都是有可能的。

看看这几千年的历史,血族之王也不过堪堪两位数以内就知道了。

初筝赞同:“确实没有这个先例。”

那血族备受鼓舞一般:“我就知道,殿下,您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信殿下会留下密旨退位。

布鲁诺冷哼一声,锐利的眼神扫向高处的卡洛:“卡洛,你谋害殿下,意图谋反,如今还不束手就擒!”

谋害殿下……

意图谋反……

血族里没有意图谋反这个词,这是人类的词。

但是用在这里,也没有错处。

“布鲁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话的是一位看上去温文儒雅的亲王:“殿下经历了何事?”

“有人谋害殿下,现在还想做血族的王。”布鲁诺扬声:“你们说,发生了什么?”

“布鲁诺,话可不要乱说。”某个亲王提醒。

“殿下都在这里,我能乱说?”布鲁诺嘴角露出一缕轻蔑。

所有血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初筝身上。

初筝漫不经心的看向高处的卡洛:“这件事的真相如何,卡洛和夏慈更清楚。”

地上的夏慈脸色苍白。

此时被点名,更白了几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