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小九的师父,实力相当厉害。虽然我没见他出手过,但凭直觉。老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凤枭一边解释,一边接着说:“老朽去五宗怎么也能当个长老吧?那君云雪再厉害,除了勾搭个长老还能有谁?”

这么一听,洛丘鹤顿时明白了。君九的师父比五宗的长老还厉害,的确是不怕君云雪作妖的。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洛丘鹤还是叮嘱君九,“君九,你切记要小心。不要中了君云雪的诡计!她在天纵院,老夫会一直派人盯着她,不给她任何机会。”

“嗯。”君九淡淡点头。

她心说,君云雪估计不会在天纵院作妖。她有的是机会,等到种子选拔时,在擂台上出花招。不过等到了擂台上……君九冷笑勾唇,暴戾残忍。她坐等君云雪送上门来,啪啪啪打脸一定很响。

君九摸了摸小五,开口:“种子选拔什么时候开始?”

“明日。时间拖长了没有意义,弟子选拔出来的十个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洛丘鹤说道。

弟子选拔共胜出十人,谷松,云乔和君小蕾就在里面。而君九一开始就是直接进种子选拔,现在还要加上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君云雪。一共十二人。????“十二人。种子名额有多少个?”

“目前只有三个。君云雪一来,就占了一个名额,真是可恶!”洛丘鹤最厌恶那种不走正规途径,偏偏歪门邪道走后门的的。当初何宗提出来,就让他厌恶无比。现在何宗没了,君云雪居然还是拿到了名额。

洛丘鹤捏了捏眉心,他叹口气。“君九,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明日种子选拔开始,你要加油!老夫相信你一定是天纵院的第一!若拿到天纵院第一,去了五宗也会比很多弟子有更好的待遇。”

“好,我会加油的。”君九抱起小五,凤枭立马起身跟她一起回去。

回去的路上,少不了一番对君云雪的厌恶和斥责。但见君九神色淡淡的,凤枭也就不提了。转而让君九好好休息,不要影响了明日的弟子选拔。

可爱嘟嘟圆脸女孩户外写真集

回到自己屋中,小五一溜烟的冲过去把垫子摆好,让君九坐。刚刚坐下,身旁一阵气流波动,某只妖孽悄无声息出现。低沉慵懒的嗓音开口:“不如杀了君云雪,省得你烦心。”

“我不烦啊。你会为了蝼蚁而烦心吗?”君九反问墨无越。

微微一愣,墨无越下一刻勾唇笑出声。他的笑声如勾魂的魔音,声线慵懒撩人,声声滚入耳中,冒上来的温度让整个人都烫起来。

墨无越邪笑:“小九儿说的对。蝼蚁而已,怎能让你烦心?”

“我还挺好奇的,君云雪已经摔到了深渊里。她怎么爬出来的?而且还联络上了五宗的人?这说不定跟君家为什么会有五级灵石有关。”君九取出了五级灵石打量。

她的直觉十分敏锐。在听到丹宗宗主弟子无殇的话时,君九就有了这种猜测。

君家有着本来不该有的五级灵石,现在又有五宗的人把她从泥潭深渊扯出来。还让她参加种子名额的选拔。这中间,一定有某种关联。而且还是十分重要的关联!

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君九又道:“不管君云雪是怎么做到的,我总会知道答案。我能把她一脚踹进深渊,就能踹她第二次。”

“那我呢?我听见了你的话了。”墨无越指的,是君九说的话。

天知道他听到那句“我还有墨无越”时,他多么想冲进去。欲望按压不住,想要狠狠的咬一口小九儿。越靠近,越吸引,越沉沦。

墨无越以前从未想过他也有今日。就如同中了罂粟之毒,唯有君九才是他的解药。

诱人的薄唇,弧度弯弯向上。墨无越眼眸变回金色,如同漩涡深深包裹着君九。他沙哑开口:“小九儿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