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方子轩一连说了几个我字,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才好。

“你现在放过他们,焉知他们以后还会不会继续心生歹意?还有其他人,你都放过他们,这么多人里面,你敢肯定部人都就此收手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尤其是来自自己人的暗箭,当你有一天被他们捉住的时候,你觉得他们会像你今天放过他们那样放过你么?”王文广依旧满脸寒霜道。

方子轩无言以对。对王文广的好心,他不敢说违心话,这么多人里面,或许最后真的有大部分人在见识过自己的实力之后就收手,可也绝对会有少数一些人依旧心痒难耐的。

一样米养百样人啊。

“我,我,我们保证以,以后都,都不会再对这身法出,出手了。”灰衣人慌忙道。

“是啊,我,我们真的就,就此收手了。”另外的几个人慌忙附和。

“呵呵,你觉得他们的话可信?”王文广冷笑道。

方子轩不知道。人心难测这个词他还是懂的,这么多年的历练,他也不是白混的。他跟苏朗和方子风刚开始历练的时候,那些强盗不也说只要他们交出储物戒指就放过他们么,可事实呢?虽然五行大陆基本都讲究言而有信,可真在利益面前,尤其是巨大利益面前,又有多少人能坚守这个信条呢?

看到方子轩沉默不语,王文广继续道:“世上出尔反尔的大有人在,你想要在这个武者世界活下去,你就必须学会狠。仁慈是用在朋友身上的,而不是用在敌人身上的。对朋友仁慈,对敌人狠,这才是正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不是同门,而是一群想抢你身法的饿狼。你要对饿狼讲仁慈?”

面对咄咄逼人的王文广,方子轩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灰衣人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王文广相信他们,唯有一味地承诺就此罢手,甚至还对天发誓,可王文广并没有理会他们。一群低阶武者,上天会理会他们的誓言?如果是一个武皇或者武圣对天发誓的话,那倒是比较可信。

“你动手,或者我动手,你自己选一个吧。”王文广目光逼人地看着方子轩道。

晓晓的记忆

“师父,我。”我什么,方子轩说不下去了。他既不想自己动手,也不想王文广动手,可是以目前的情况看,有可能么?明显是非此即彼的选择。

等了二十息之后,方子轩依旧一动不动,王文广于是冷冷道:“好,既然你不动手,那我这个师父就代你动手吧。”

说完,一把寒光闪闪的方天画戟就出现在王文广的手上。

看到这把方天画戟,灰衣人等人顿时觉得后颈上一阵凉飕飕的,当初王文广就是用这把方天画戟像杀鸡宰猪一样连杀了地幽门和潮海门几十个武侯完满境界的强者,那是跟他们一样级别的存在。

一时间,他们不禁心生逃跑的念头,武侯初期的方子轩在面对自己十人的时候都能重创四人,就更别说武侯完满境界的王文广只是面对五个跟自己等人差不多实力的敌人了,很明显,那一战绝对不是王文广的部实力。

“想逃么?”王文广说着就向前踏出一步。

虽然脚步声很轻,不过灰衣人他们却是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声音似的,忍不住浑身轻轻颤抖起来。

在死的面前,哪怕他们是武侯完满境界的小宗门长老也知道害怕。

踏。

王文广又是向前踏了一步。

事已至此,灰衣人他们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可是逃又真的能逃掉么?武侯初期的方子轩的速度都如此之快,那他的这个师父又会慢到哪去?王文广要追上他们然后一一杀死,并非什么难事,或许,有那么一两个人能幸运逃掉吧。

“哼,居然不逃,看来你们还算有点骨气。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们留个尸吧。”王文广说着,突然身形一闪,然后手中的方天画戟就对着为首的那个灰衣人急速刺来。

在这一瞬间,灰衣人觉得这把方天画戟放佛变成了勾魂使者手中的勾魂索。

“上。”灰衣人一咬牙道,同时他挥动着灵兵向前迎去。

其他人也一咬牙,然后纷纷出手。

“哼。”王文广冷笑一声,然后手上的方天画戟力施展。

这时候,灰衣人他们才终于确认,王文广之前真的一直在隐藏实力,如果那五人面对现在的王文广,灰衣人敢用自己的性命去赌他们绝对撑不过四十招,或许,连三十招也未必能撑过。

十招过后,灰衣人他们已经有人开始受伤了。

三十招后,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染红大半。

三十七招,一个青衣人防御不及,方天画戟瞬间就攻到了他的身前。

完了。青衣人不由得心头一寒。

方子轩张开口想喊手下留情的,可是一看到王文广那阴沉的脸色,顿时就把要说的话吞回肚子里面去了。

眼看王文广的方天画戟就要刺穿青衣人心脏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某处飘来:“王长老,手下留情。”

这个声音很熟悉,是大长老吕有为的声音。

呼,自己等人有救了。听到这个声音,灰衣人等人顿时涌起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哼。”王文广冷哼一声,方天画戟改刺为扫,青衣人顿时像一棵败草般被扫飞了出去。人尚在半空,一大口鲜血已经喷出。

虽然被王文广重伤,不过青衣人依旧感到一阵高兴,因为这代表着王文广不会杀他,自己终于活下来了。

这时候,一个青衣人从某处走了出来,这个青衣人正是吕有为,而在他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女子。

居然是姬芊芊。

方子轩不禁有些愕然了,姬芊芊怎么会和大长老一起出现在这里的?难道他们也跟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王文广收起方天画戟,然后对姬芊芊道。

有吕有为和姬芊芊在,王文广知道是不可能继续杀死这些人的。

“我有些担心,所以就请大长老带我跟着子轩了。”姬芊芊道。姬芊芊怕王文广以为自己是被大长老带来的,所以有此一说。

顿了顿,姬芊芊继续道:“既然他们都承诺就此收手,那就放过他们吧,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