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圈子里混的,他就没有见过不喝酒的。

玖玖这不喝,分明就是不给他面子。

吴亦凡本来就喝的有点多,此刻觉得玖玖不给他面子,一副玖玖不喝就不走的架势。

虽然玖玖现在有些小火,但是女明星相较于男明星本来就没有多大的优势,而且现在的吴非凡还是公司力捧的男明星,两个真要吵起来,绝对是她道歉吃闷亏。

就在玖玖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喝下这杯酒的时候,吴非凡手里的酒突然被一只手拿走,玖玖一抬头,就看到方白那张盛世美颜,只听他说,“君子不强人所难,既然温柔不能喝,那就不要让她喝了。”

方白说完,一双狭长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吴非凡。

方白的眼眸是典型的桃花眼,他眨眼之间,双眼皮会形成一个漂亮的皱褶,仿佛灼灼其华的桃花在他眼尾绽开一般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但,当他板着脸的时候,眼眸沉寂如同一汪死水,眼底的死寂仿佛要将人拉入无底的深渊,被方白直直看着,吴非凡那被究竟冲刷的有些冲动的头脑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方白手掌一翻,酒杯中的酒水自涓不剩。

自知自己惹不起方白,吴非凡僵着一张脸快步离开了。

吴非凡走开之后,方白顺理成章的坐到玖玖的身边,笑着对玖玖说,“好久不见。”

方白好女装。

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

今天的方白穿了一身淡白色的蕾丝连衣裙。

长且卷曲的黄色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脸上是妖艳的桃花妆,嘴上的口红反而是十分浅淡的干枯玫瑰色。

所有人都以为,方白今天是桃花仙子,但玖玖却从方白的口红色号看出,方白今天扮演的是一朵干枯的红玫瑰。

玖玖轻声说,“谢谢。”

方白随手从侍者手里拿了一杯香槟,轻抿一口,“不客气,应该的。”

话音刚落,玖玖就听到方白说,“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方白静静的看着玖玖。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澈透亮如同孩童一样纯真,干净到透明的眼神,仿佛怀疑他都是你的不对。

玖玖被方白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连忙说,“好。”

方白把自己的手机递给玖玖,“帮忙存一下。”

玖玖快速的把自己手机号码按上去,将手机递给方白。

方白直接拨出号码,看到玖玖手机响后,这才挂断顺手存下玖玖的名字,然后添加玖玖的微信等联系方式,命令道,“通过。”

玖玖手忙脚乱的通过方白的好友申请。

方白这才满意的一口喝干手里的酒水,转身回到自己来的位子。

方白看似做了很多事情,但实际上,只不过那么几分钟而已。

方白离开后,吴非凡狠狠地看着玖玖的方向,在心里暗骂道,他迟早要让温柔好看。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记恨上的玖玖正在偷吃蛋糕。

她跟李姐住在一起,每天吃的都是那些煮蔬菜,偶尔吃点肉,还是鸡胸肉,因为为了帮玖玖把体重减下去,李姐是下了狠心,白水煮鸡胸肉,里面就加了那么一点儿盐巴跟生抽,一点儿油都没有,玖玖连吃了好几个月,几乎快要吃吐了。

所以,在看到李姐跟其他人谈笑风生去了,玖玖立刻去拿了一些自己平时想吃却吃不了的食物,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白色的奶油配上红色的樱桃,白色与红色的强烈混搭,只是看一眼都能洞察其中美味。

玖玖用小叉子插了一小块。

柔软的蛋糕胚,甜且绵密的奶油,配上酸甜可口的草莓酱,在口腔内迸发出奇妙的滋味,咀嚼,玖玖觉得玖玖仿佛到了天堂,这滋味,也太美妙了吧。

玖玖一脸沉醉的将嘴里的蛋糕咽下肚,拿起叉子,又插了一大口。

嗷呜嗷呜。

一口一口,玖玖吃掉了一小块奶油蛋糕。

吃完奶油蛋糕,玖玖又对甜甜圈下手。

甜甜圈,外面包裹了一层诱人的巧克力还有雪白色的糖霜,只看一眼,就让人感觉甜到发齁。

但是,哪个女生能阻挡得住这样甜蜜的诱惑呢。

尤其是在吃了近乎两个月的白水煮蔬菜还有寡淡无味的鸡胸肉的情况下。

至少,玖玖一点都不想抵挡。

玖玖连拿了两个甜甜圈,又拿了好几个洋葱圈,然后就像是只小猫咪一样喀嚓喀嚓吃个不停。

玖玖咔嚓咔嚓吃的很欢,没一会儿功夫,有把自己带来的东西全都吃完了。

玖玖有心多吃,但奈何她饿了那么长时间,肚子的容量十分有限,只能一脸遗憾的看着面前的这些美食。

而方白,则一直在看玖玖。

从玖玖开始吃小蛋糕的时候就开始看了。

玖玖咀嚼食物的时候腮帮子会努力的鼓起来,就像是一直小仓鼠,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食物,不时的东张西望,那模样,可爱极了。

方白轻笑着看着玖玖,真是一个十分又去的姑娘啊。

玖玖吃完没多久,跟朋友聊完天的李姐就回来了,坐在玖玖身边,严格的监控着玖玖的饮食。

玖玖一脸遗憾的看着李姐把自己面前的果汁变成白开水,一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看着玖玖瞬间变脸的模样,方白差点大笑出声。

真是可爱啊。

方白在角落看着玖玖,而有人在角落里看着方白。

等到玖玖离开了,方白收回视线之后,一直在角落看方白的男人坐到方白对面,笑道,“新猎物?”

方白瞥了眼自己对面的男人,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香烟,叼到嘴里,没有点燃,语气含糊的说,“嗯。”

“长的不怎么样,但是很有趣。”

这一次,方白没有含糊其辞,反而十分坦然的点头,“是很有趣。”

本以为是一兔子,结果却是一只白色的小仓鼠,可爱到心颤。

“这次准备玩多久?”

“看情况吧。”方白将嘴里的烟扔到垃圾桶里,“要是足够有趣,可以玩一年,不够有趣,几个月吧。”

“啧,真是无情,要是那个小美人知道你是这么想她,一定会伤心死的。”

男人一脸惋惜的说道。

只可惜,他的脸上可没有一点儿惋惜的神情。

满满都是有戏看的幸灾乐祸。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