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白老师

时间流逝了四天四夜,海量的记忆完全融合在自己的脑海内;林辰最后看见了一副怪异的景象。

映入林辰记忆中的,是一尊史无前例的庞然大物,仿佛具有灵性和生命力。

无数的强者踏空而行,对它发动狂猛的攻击,让这尊庞然大物不断的迸发出激荡乾坤的怒吼。

最后,它似乎即将死去的那一刻,将自身不断的压缩变小,并开始变成建筑一般坚固。

使出最后力量的它,将所有的强者都吸入身体内部,与他们玉石俱焚!

最后,一晃眼,林辰从传承内惊醒过来!

“那是什么东西?”

林辰气喘吁吁,冷汗直流,他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沧桑之意,片刻之后,才内敛至瞳孔深处消失不见。

“那尊古怪的生灵,是造成这百尊墓府的罪魁祸首吗。”

林辰思考无果,掌心转动起一团坚不可摧的金色光芒。

“此次传承,想不到还有蓝阶高级的《天庚逆龙》枪法,以及上古铸器术《金阳锻器术》!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我林辰竟然还会成为一代铸器师!”

高阶铸器师不知有多少天之骄子耗费无尽心血才能成就,想不到自己竟会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一名高阶铸器师。

甜美暖冬短发和服少女在农家院子写真

林辰的内心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他缓缓起身,从纳灵戒指内拿出一件斗篷,披在枯骨遗骸上面,喃喃自语的道。

“金夏桦前辈,的铸器术,我会替发扬光大的,安息吧。”

林辰真挚的对着遗骸一叩首,那枯骨遗骸仿佛消散了最后一丝意志般,林辰初见之时,全身还闪烁着淡淡青光,现在光芒却是彻底黯淡了下去。

呛!呛!

枯骨旁边的金光战枪焕发着光芒,欲要追随林辰,但战枪本身却有着严重的缺陷。

“五龙朝皇枪,远古皇者之枪。不过,即便受创了,仍然不是一般的宝器可比。”

林辰拔起金光战枪,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征战许久的老伙伴重新归于手中一般。

“这是大战引起的精华流失造成的。”

如今的林辰已是六阶铸器师,一眼就能看出这柄枪的缺陷。

他抚摸至枪身的缺口时,突然眼前一亮,将自己系统空间内刚刚获得的‘五龙精魄’释放而出!

五光十色的生命精魄刚刚悬浮在虚空中,五龙朝皇枪如有灵性一颤,如一道无底旋涡,将生命精魄尽数纳入!

这一次的异变,还牵动了林辰身后的黑渊枪,将自身最后一部分也自主融入了五龙朝皇枪内!

轰~~!

最后,黑渊枪变得光芒暗淡,宛若凡铁。

而五龙朝皇枪则是通体缭绕着五色龙气,疯狂滋长,光芒乱颤间,五龙朝皇枪仿佛焕发新的荣光!迸发出五种截然不同的龙啸!

待异象停止之际,这柄金色战枪又如平淡无奇的战枪,安静的躺在林辰的掌心内。

“这次接受传承倒是一场莫大的境遇啊!虽说没有得到功法传承,但得到了这样一柄神器。”

将两柄战枪收回纳灵戒指内,林辰凌空一点脚尖,腾飞而起!

……

墓府大殿内;林辰返回之际,看见韩紫韵、韩忆芷和冷月绮三人皆是从传承空间返回大殿中,站在上古青龙身边。

大殿内还残留着激烈的战斗痕迹,似乎是某些人触发了机关之后,出现了大量的异宝,使得大殿中没有获得传承的天骄发生激烈争夺。

看见林辰回到大殿之中,韩忆芷一喜,打量着林辰,“班长,也找到合适自己的传承了吗?”

“嗯,总算是没白来一趟。不过,眼下这算什么状况?”

林辰环顾全场,发现莫锋和宁云澜等人也从传承空间返回至墓府大殿内。

他们的神情和气息变得比之前更为凌厉和强大,显然也在传承空间内获得不少的机遇和成长!

尤其是那莫锋,不时往林辰这边投来杀气凛然的眼神!显然是获得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力量,比以往更有自信对付林辰了!

在林辰飞速成长的同时,任何一个顶尖天才也在有不断的机缘和奇遇,他们的实力绝不会止步于一开始进入圣火境之前的时候。

站在冷月绮等人不远处的丹千秋在传承之地也有着不小的收获,她从九重中期的修为突破至九重后期!

“大家都在尝试寻找这里的出口,百尊墓府虽在古典内有所记载,但是似乎没有记载任何离开的方法。”

冷月绮神情凝重的道,冷幽一行人也回到林辰身旁,指着大殿尽头,有些惊恐的说着。

“目前整个大殿只有

一个出口,那就是大殿的尽头下面有一条黑暗的通道,先前有血家两名天骄进入了里面后,再无任何反应。现在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林辰眼睛虚眯,心中翻涌着各种念头,不断思索。

“天墓之战,百尊墓府,难道是…?”

当脑海的记忆开始重叠之际,林辰的神情越发凝重!

他一催动紫金瞳,整个大殿的景象截然不同!

无数的死运弥漫在虚空中,而死运的终点,就是大殿的尽头!

这时,宁家宁云澜站出来宣告所有人。

“诸位,相信大家这段时间都把附近找遍了,这里没有第二个出口,只有大殿尽头的通道,鉴于有可能会出现之前的危险机关,我个人提议,大家联手一起进入大殿的出口。”

宁云澜非常沉稳,谈吐之间有一种让人信服的领导力,他铿锵有力的说道。

“不管遇到任何情况,都必须共同克服,如若不然,出现任何意外状况,我们都有可能全军覆没!但只要我们一条心,我们就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在场的不少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那宁云澜再加一把火,非常认真而真挚的道。

“当然,我做为这个提案的发起人,我们宁家在进入出口通道的时候会率先打头阵,所以诸位无需担心遇到危险事我等会舍弃大家。”

一些强弩之末的天骄们狠地一咬牙,开始和宁家等人站队,而林辰的目光却越发凝重的盯着大殿尽头的出口方向!

一直沉默的林辰突然开口。

“不对劲!这个墓府,貌似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