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云骁将两人的小打小闹纳入眼底,那是夫妻之间才有的情调,看得心塞,索性低头专心喝汤。

饭毕,庄云骁没有久留,见司雪梨要进厨房切水果,他站起:“我走了。”

“这么快。”司雪梨意犹未尽。

难得庄臣和庄云骁能够同桌吃饭,她相信只要次数多了,假以时日,他们的恩怨会慢慢淡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已的苦衷。

他们能理解对方的身不由己。

“吃点水果再走吧。”司雪梨挽留。

“不了。”庄云骁不再给司雪梨挽留的机会,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在快要走到大闸门时,庄云骁听到司雪梨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喊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

“庄云骁,庄云骁!”

庄云骁停下脚步,旋身,看向她。

司雪梨这一路走得快,呼吸都急促起来,她手里捏着两个红包:“给,给。”

庄云骁盯着红包,没有伸手去拿。

甜妞女仆清新等候主人归来

她跑得这么急,就为了给他这个玩意?

“老子不要的钱。”庄云骁道。

红包塞得鼓鼓的,几乎到了再多放一张就会爆炸的程度,整得跟他没钱一样。

“不是钱,红包,保平安的。”司雪梨无语极了,这人什么脑子,这么耿直。

说完,不等庄云骁说话,司雪梨直接将红包塞到他手里:“有一个是易蘅的,记得给他。宁云县的时候,他可照顾我了。”

庄云骁没想到易蘅也有,她这人还真是知恩图报。

只是,面对这样赤诚的司雪梨,庄云骁越发觉得自已复杂,肮脏。

她不知道,当初把她当成傻子耍的人是他,她不知道,是易蘅将她女儿抓去人体实验室。

她所有的伤与痛,都是她自认为最亲近的人造成的。

那段时间她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最后为了救女儿,还跟他上山顶。

差点被连累致死。

庄云骁想到这些,捏着红包的力道情不自禁加大,将崭新的红包捏出了褶子,舌尖滑过口腔内壁,是挣扎,是复杂。

很想对她坦白,但是又不敢。

两股力量将他拉扯。

司雪梨觉得庄云骁怪怪的,但是她没有深究他的反常,只道:“我好朋友过两天办婚礼,我当伴娘,那天也来喝一杯?热闹热闹。”

自从宁云县回来后,司雪梨脑海里总是浮现庄云骁靠着土堆酩酊大醉的模样。

太可怜了,真的。

不亲眼见证,都不知道有人能伤痛绝望如此。

所以现在她总是想将庄云骁拉入人群,让他不再孤单。

虽然这种办法治标不治本。

但让庄云骁找女朋友,成家立业,恐怕比登天还难。

“再说吧。”庄云骁将自已的思绪从漩涡中抽出,再次迈步离开。

司雪梨冲他的背喊道:“第一高楼九十八层,海宴,有空就来啊!”

庄云骁抬手挥了挥,示意她进屋吧,别再啰嗦了。

下午。

庄园陆续有人上门拜年。

司雪梨跟在邹君瑗身边,学习她是怎么招待客人的。

通常一来就是一大家子,红包一沓沓给出去,消耗得特别快,眼见快用完了,司雪梨把大宝小宝叫上,给他们安排塞钱进红包的工作。

眨眼就到了傍晚,也不知道接了多少拨拜年的人,司雪梨感觉腮帮子都笑疼了。

“很累吧,”邹君瑗微微笑:“这事是挺累的。”

“孩子们也挺累的,给我封了一个下午的红包,我去让他们收工。”司雪梨上二楼,进入主卧,大床上已经堆起一座小小的红包山,她给的现金和红包已经所剩无几。

啊,又要去拿现金了。

婚后第一个年,司雪梨有点理解小时候为什么大人都怕过年。

“妈咪还要封红包吗。”小宝一边塞钱一边问,看样子不亦乐乎,一点也不嫌无聊。

“今天应该没有客人来了,去洗手吧,明天再继续帮妈咪。”司雪梨摸摸两个孩子的背,称赞他们:“对了,叔叔阿姨也给了们红包,在楼下堆着,一人一份。”

虽然付出的红包多,但收回来的也不少。

每个人都准备了三份红包,包括未出生的小小宝,还有很多厚礼。

仅仅一个下午,客厅都要被堆满了,幸好杨管家及时将礼物收去仓库。

一想到这种光景要持续到农历十五,司雪梨就觉得可怕。

难怪仓库那么多名贵食材堆到过期,因为人们送礼能力实在太强了。

“小宝要去拿红包啦。”小宝听到有红包,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站起来,跑楼下去。

俨然一个小财迷。

庄霆拿过妹妹封了一半的红包,继续往里面塞钱,塞够数了,封口,这才停下。

司雪梨半躺在床上,手撑着脑袋,看着大宝有头有尾的结束工作,就像个小小的男子汉,叮嘱:“记得把手洗干净哦,钱很脏的。”

“嗯。”庄霆也站起,离开房间。

司雪梨将堆成小山峰似的红包部挪到桌子上,然后叫人来把床单换掉。

她下楼前看了眼半掩的书房门,庄臣在很认真工作,她就不打扰他了。

下午招待客人时,庄臣只下楼三次,都是些特别德高望重的长辈才会见,其余人,庄臣一概不理会。

那些人就算得知庄臣在楼上工作不下来也没什么想法,只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留下红包和礼物,再和她们寒暄一会,就找借口离开。

司雪梨下楼,看见杨管家在搬礼物,开口:“杨管家,看见有什么合适就拿去分给大家吧,别留在仓库里浪费了。”

“是,太太。”杨管家应道:“上次按说的将仓库里的东西拿去分了,大家都很高兴,都让我谢谢。”

“不用谢我,借花献佛而已。”司雪梨微笑道。

“哇,这个装的是支票!”小宝已经拆了不少的红包,一个比一个多钱,这个更夸张,竟然是支票。

由于字迹太潦草,小宝看不明白,于是递给哥哥:“哥哥,这是多少钱?”

庄霆看一眼阿拉伯数字:“十万。”

“天!”小宝握着支票,嘴巴被震惊得成了O形!

十万,能买好多套芭蕾舞服,好多本数独册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