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海文脸色铁青,怒到了极点,他真没想到郁朵朵竟然会做出这么粗鲁失礼的事,好半晌才回过神,第一反应是去看沈玉竹,见心上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傅海文更怒了。

“郁朵朵你简直不可理喻,你向玉竹道歉!”

“不可理喻的人是你们,谁让你们凑过来的?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烦吗?真以为自己是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