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黄软

武道网是联邦政府开设运营。

商城里的各种物品,在价格上或许贵了点,但绝不会贵太多。

毕竟,没人是傻瓜。

武道网上的商城,售卖的物品,如果太贵,那是赶人走。

市面上又不是没有兵器店铺、丹药公司、汽车工厂。

哪怕是热武器,也有武协在卖。

武道协会虽然归属于官方政府,但却独立运营。售卖武器,政府可没资格管。

至于武功,也有武馆在出售。

当然,武馆肯出售的武功,品级高不到哪去。

综合起来,三万联邦币一把e级合金战刀,并不怎么贵!

至少在外面买兵器,需要担心质量问题。

在武道网上的商城购买,却是不用担心,真要买到次品,武道网免费替换!

温婉如玉小清新美女唯美图片

对了,武道网还免费送货到家。

这服务态度,物品卖的贵一点,大家也能接受。

只不过,商城上的东西,唐慕白暂时没购买打算。

武功不用说,他已经有了,还是近战、远程、轻功,方位包装自己。

练功用的丹丸、药物,更是不需要。

有系统在,体能和气血上的提升,根本不用再吞吃丹药。

兵器也一样,奇迹佣兵团有专门的兵器库。

尽管唐慕白老爹之前出域,带走了不少冷兵器、热武器。

但库房里面,仍然有不少遗留。

眼下奇迹佣兵团只有唐慕白和许大陆两个人,那些兵器足够用了。

因此,在商城上逛了一会儿,看那些一件比一件贵的物品,唐慕白吞口水同时,果断退出来。

普通人只知道武者有钱,佣兵团更有钱。

哪晓得武者花起钱来也厉害,佣兵团想要维持下去,不是一般难!

修炼用的丹药,作战用的兵器,强大自身用的武功,乘坐用的汽车。

哪一样不是花钱大户!

穷文黩武这四个字,在新世界一样适用。

包括唐慕白,即使有老爹留下来的遗产,外加一座酒楼,真要让他拿来用,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只不过,唐慕白有系统这个bug,才免了大量联邦币。

新闻、商城、论坛。

前两者逛过,最后的论坛,唐慕白点击进去,发现也是局限于第三十八域。

整个论坛页面非常老式,一条条帖子,自上而下整齐排列。

唐慕白点击一条标红、标题是“我居然死不了”的帖子。

内容很震撼,说的是发帖人自己,怎么喝毒药也死不了。

下面一堆人叫嚷让他上视频,上照片。

结果,发帖人还真上传了自己喝毒药的视频。当然,整个过程中,发帖人都戴了面具,只露出一张嘴喝毒药。

按理说这是铁证了,可还是有一堆人叫嚷着,毒药是假的,让发帖人拿小动物试验。

发帖人也照做了,正到处找小动物试验。

唐慕白看的喜乐,一页页翻下去。

……

与此同时。

安武局城东分局。

一间明亮、宽敞的房间里。

被唐慕白砍晕、让陈海搀扶着带走的寸头青年,固定在一架高大的机器上,双手双脚紧紧箍住,琵琶骨让洞穿,被两条尖锐的铁钩,贯穿而过。

似乎是痛晕过去了,寸头青年垂着脑袋,一动不动。

“把他泼醒。”

陈海面无表情,看着寸头青年,冷然道,“敢潜进城里来的半兽人,肯定有所图谋!”

“对了,这家伙在奇迹酒楼突然晕倒的原因,查出来没有?”

想起什么,陈海扭头看向边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查出来了,不是服用了什么药物,也没有受伤过重,而是被人砍晕了。”中年男子淡然道。

“什么?被人砍晕的?”陈海尚未接话,微胖青年便忍不住,抢先惊叫道,“王科长,你说这个家伙是让人砍晕的?”

“是啊,这家伙的后脑勺上有个很浅的印记。之前我没多想,现在才知道,这个印记就是证据,砍晕这个半兽人的证据!”

中年男子凝视寸头青年,眼中放光道,“啧啧,能在瞬间砍晕一个专业九品的人,了不起!尤其是在小陈的眼皮底下,小陈毫无知觉的情况中,一击成功,动手的人,武道境界至少是职业九品!”

“不可能!”微胖青年大叫。

“这个,也太夸张了吧?”戴眼镜的青年,也愕然道。

“王叔,你不会看错了吧?”齐肩长发女子,亦满脸难以置信。

陈海本人更是瞪大眼睛,嘴里不停呢喃,“职业九品?那个小哥是职业九品?他居然是职业九品?”

“至少职业九品,有可能会是大师级哦!”

中年男子笑了笑,“我的判断,从没错过,更何况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我的推断。而且,你们也说了,这个家伙是半兽人,半兽人的直觉,可是非常强大的。拥有野兽本能的他们,只要稍微感觉不对劲,就会立即做出反应!”

“但结果是,这个半兽人没有任何反应,就被放倒。”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便是动手砍晕他的人,实力强出太多!气血波动收敛的同时,出手速度也快到极致!”

“唯有如此,半兽人才会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被你们捉住。”

“对了,如果对方是大师级武者,那更省力。只需释放威压,就能让半兽人精神恍惚,反应不及!”

中年男子双手报于胸前,笃定道。

陈海漠然。

戴眼镜青年,齐肩长发女子,一脸呆滞。

微胖青年无法接受同时,一个劲呢喃,“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呃……”

中年男子看在眼里,忍不住好奇问道,“话说,这里面出了什么状况,让你们那么接受不能?”

“不是出状况,而是你说的太吓人。”

陈海吐出一口气,苦笑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砍晕半兽人的那个人,就是个天才!”

“天才?”中年男子一愣。

“对,天才!”

陈海目光迷离,呢喃道,“因为他只有十**岁!”

“哦,原来是个十八……什么!”

中年男子陡然惊叫,“你说他只有十**岁?”

一个十**岁的大师级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