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实行的闭关锁国政策,加上严厉的海禁政策,以及对造船业的不重视。不仅让大明失去对海洋的治理权,亦让到造船业要远落后于西方。

现在大明的军船别说佛郎机人的战船相比,甚至连倭寇的船都不如,致使大明军队只能是守势。亦是如此,大明军队陷入于被动局面,抗倭的战争通常都是陆战。

林晧然却是提出了升级版的唯武器论,希望大明能够发展战船,利用战船的优势将倭寇驱逐于海外,甚至歼灭于海上。

戚继光知道林晧然的构想很美好,但却轻叹一声,眼睛充满无奈地说道:“事实确实如此,我们的战船落后太多了!神电卫剩下的几艘战船破损严重,已经无法远航,根本无力跟倭寇进行海战!”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来帮你免费修好那几艘战船如何?”林晧然似乎是有备而来,又继续抛出一个诱饵道。

“真的?”戚继光眼睛微亮,发现这人的能量比想象中大得多,且野心更大。

“我想将海湾船厂重新建起来,但我需要神电卫拨给我一些工匠,如何?”林晧然微微点了点头,说出了交换条件。

明朝的造船业以官营为主,尤其是远洋航行所需的大型船,只有官方才拥有财力和技术支撑。像官营的清江船厂,工匠达八千多人,年造船在五十艘以上。

随着朝廷对海禁政策收严,刘大夏一把火将造船图纸烧了,官营造船厂逐渐没落,主要是为漕运负责,生产内河浅船为主。

好在,随着手工业的发展,民间资本得到了积累。加之商人对海上贸易的需求,民营造船业便是崛起,规模还不小。

得益于电白港曾经是广东市舶司对外的贸易港,致使这里的造船业很发达,成为广东四大造船中心之一。

海湾船厂正是在这个环境诞生,是整个粤西地区最大的民营船厂。只是很可惜,船厂被海盗洗劫后,便成了一处荒地。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没问题!”戚继光当即答应了下来,这无疑是双赢的合作。虽然神电卫有工匠和船厂,只是贪腐过于严重,船厂早已经歇业了。

在事情谈妥后,戚继光便是起身告辞,林晧然亲自将他送出门口,然后目送着他离开。

杨春来看着戚继光离开后,再也憋不住心里头的疑问,便是皱着眉头询问道:“大人,你就这么信任他,一万两啊!”

对于庞大的军费开销,一万两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任何一个人或团体而言,这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林晧然收回目光,淡淡地说出生意经道:“小财不出,大财不入!”

“一万两,这怎么都不是小财吧!”杨春来却是一阵苦涩地摇头,哪怕他身家如此丰厚,亦是感到阵阵的肉痛。

戚继光既不是名将之后,又没有什么辉煌的战绩,年纪还不到三十,另外还是戴罪之身,当真看不出他有什么潜力。

亦是如此,杨春来更感觉给多了,这一万两恐怕是要打水漂。

林晧然抬手示意杨春来跟他一起到茶室,充满自信地说道:“只要顺利打通前往南洋的商路,我们赚取十万两、百万两都是很轻松的事,何必要为这区区一万两耿耿于怀呢?”

公羊叔就侯在门外,这时急步将茶室的门推开,然后让人送来茶水。

“你对戚将来这么有信心!”杨春来扭头望着他,认真地询问道。

“是的!”林晧然郑重地点头。他没有理由质疑这位军神的能力,一旦让他训练出戚家军,恐怕整个粤西的海盗和倭寇会被杀得一干二净。

杨春来又是深深地望了林晧然一眼,然后郑重地拱手道:“我知晓该怎么做了!”

尽管他心里有所怀疑,这仅是代表他的观点。只是在这个群体之中,林晧然才是团体的主心骨,他能够发表不同意见,但做事件却只能遵命行事。

好在,他在广州府有着不错的人脉,又有着赵富贵的亲家牛银山的支持,这购买鸟铳的事并不难办成。

林晧然刚坐下来用茶,虎妞便风风火火地出现在门外,而她身后跟着胆小如鼠的小兔、问题少女沈海琼、冷酷的阿丽以及女扮男装的沈妍。

看着这些女人出现,发现若这么发展下去,这野丫头没准会组建一个女人帮派。

虎妞的脸蛋红彤彤的,有些神气地扬起下巴,得意地望着林晧然道:“哥,我都说了,我肯定能将店铺卖出去的!”

“一千两?”林晧然端起茶杯,颇为意外地询问道。

“一千五百两!”虎妞将银两放在桌面上,有些神气地说道。

“谁买了?”林晧然停止泼茶的动作,惊讶地抬头问道。

“你也认识?”虎妞说道。

“谁啊?”林晧然轻啐了一口茶水,又是询问道。

“赵管家!”虎妞得意地说出答案。

林晧然先是一愣,然后哑然失笑地道:“他们江府真有意思,自家人卖给自家人了,还让你来做这个中间人!”

事情得从江夫人那里说起,却不知道那女人出于什么考虑,她将名下的店铺都进行抛售变现,然后在雷州城大肆购买店铺。

在得知虎妞来吴川城和电白城后,亦让虎妞帮着她将两间丝绸店铺进行出售。虎妞是个热心肠的人,自然不可能推脱,更是尽心尽力地帮着江夫人办理这事。

林晧然先前觉得江夫人的定价过高,不会有人接手,但却没有想到,竟然真给虎妞卖了出去,而且还是短短半天功夫便搞定了。

值得一提的是,明朝的财产制度有所不同。像江府这种大家族,财产都是属于公家的,个人不能藏有私产,不过嫁妆却属于女方所有,由她们自由支配。

江夫人的嫁妆恐怕并不低,不然并不会拥有着这么大规模的丝绸店,而且还遍布各城。

只是让人感到蹊跷的是,江夫人这头卖店铺,而接手方却是江员外,这对夫妇摆明吃饱撑着了,真是没事找事。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