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抬手,搭在额头上,长腿挪到沙发上搁着,一条腿微微曲起。

因为这动作,他腹部渗出的血更多。

可少年面色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

终于少年偏下头,漂亮的眸子里流光轻转,他唇瓣微张一下,几秒之后才有声音响起:“你盯着我做什么?”

冷而不耐烦。

初筝:“我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失血过多死亡。”

西慕:“……”

西慕纤长的睫羽微微一垂,目光落在腹部上。

几秒后,少年抬眸,直勾勾的望进初筝瞳眸里:“不然你给我一刀,这样更快。”

“好啊。”

初筝答得飞快。

她手腕一转,之前那把砍刀出现在她手里。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刀子从西慕头顶晃到脚:“你想砍哪儿?”

“你看着砍吧。”少年不耐烦的闭上眼,大有一副任君为之的架势。

砍就砍!!

满足好人卡的一切要求,是我应该做的!

恭喜小姐姐完成本位面第一次倒带,读档中……

初筝把刀子往旁边的桌子一搁,‘啪’的一声。

少年睫羽颤了下,但还是没睁开。

几秒钟,他听见椅子挪动的声音,接着他搭在腹部的手被人拿开。

西慕眼皮微微掀开一些。

视线里,女孩子低着头掀开他的衣服,面上没有半点表情,动作也不算轻柔。

西慕再次闭上眼。

西慕腹部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穿过,再带出来,看着有点吓人。

可是初筝就这么给他处理,他也没见喊疼,神色如常的躺在那里,最后直接睡着了……

初筝:“……”

好气!

初筝给西慕处理好伤口,起身坐回椅子上。

片刻后她又起身,在西慕身上摸索。

她刚摸到胸口,少年就睁开眼,眸子清澈,不见半分睡意。

“你在干什么?”

“你是不是在那个密室里拿了东西?”初筝镇定自若的问。

“是。”少年拂开她的手,不耐烦的道:“我扔了。”

“……”

初筝被拂开手,指尖碾了碾,忍着摁死他的冲动。

她目光瞄到西慕头发,爪子立即按了下去,在西慕没反应之前,狠狠的揉了两下。

软乎乎的毛毛摸起来就是爽!

摸一下爽一下,一直摸一直爽。

初筝小表情绷得严肃,摸得起劲。

西慕惊觉自己被摸头,表情明显难看起来。

眸底的不耐烦都快溢出来,他咬着牙道:“放开!”

初筝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坐回椅子上,二郎腿一翘:“什么东西?”

西慕:“……”

西慕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皱着眉看初筝,这女生……

“你看我干什么?”初筝道:“我问你,那是什么东西?”

西慕没好气的说:“日记本。”

“写的什么?”

“不记得了。”

西慕说完就闭上眼,手搭在额头上,杜绝初筝再动手动脚的可能。

初筝盯着他看一会儿,从空间拿出适合西慕穿的衣服,直接扔在沙发上。

“衣服换上。”

西慕被一件外套盖住脸,他拉下来看一眼。

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一眯。

她哪里拿出来的衣服?

初筝打量下房间,有扇窗户,房间的光就是从窗户外落进来的。

初筝走到窗户边,往外面看。

这也不是她进去的那栋楼,窗户望出去竟然是灰蒙蒙的地界,这里靠近副本地图边缘了。

初筝扭头问西慕:“我们怎么到这里来的?”

西慕没回答,他躺在沙发上,也没换衣服,整个人都好像是快要安然入眠了。

“问你话。”初筝走过去踹下沙发。

沙发上的少年眉峰动了动,半晌才睁开眼,眼底倒影着初筝的模样:“你就是这么对你救命恩人的?”

“你算哪门子救命恩人?”

西慕:“之前我要是不拉你,现在你已经死了。”

“你不拉我,我也不会死。”大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挂掉,你这个弱鸡才需要人救。

西慕噎了下:“那是我多管闲事了。”

初筝点头:“还算有自知之明。”

“……”

初筝继续道:“算起来,之前你被关在那里,是我把你放出来的。就算刚才你救我,我们也扯平了。”

西慕:“……”

西慕不想和初筝说话,他翻个身,不过还是解释了一句。

“道具牌,可一定距离传送,别再烦我。”

初筝按着他肩膀把他翻过来。

“伤口压出血麻烦的还是我,别给我整麻烦。”

初筝在西慕出声前,将他要说的话堵回去。

初筝没再打扰他,让他先休息。

西慕休息期间,初筝把附近都看了下。

外面有游荡的丧尸,不过这栋楼似乎是隔离的,丧尸只能在外面游荡,里面一只丧尸都没有。

也就是说这里暂时安。

西慕睡了三个小时。

他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都暗了。

房间里点这根蜡烛,暖黄的光在他身体四周落下一圈光晕。

西慕撑着沙发坐起来,他拿了旁边的干净衣服,将里面带血的换下,校服外套没换。

“几点了?”

初筝坐在房间另一边,听见西慕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回答。

“不知道,我没表。”

西慕坐在沙发上,望着窗户看。

“那个杨远航怎么回事?”

西慕收回视线,又躺回沙发上。

“红名玩家。”

“什么?”

西慕懒得解释:“说了你也不懂。”

初筝面不改色的:“你说了我就懂。”

西慕侧目看她一眼,好一会儿才不太耐烦的出声:“他每一轮游戏都是杀掉所有玩家通关,连续十轮后,就会被定为红名玩家。”

死神玩家需要搞死所有玩家。

可是哪个会那么倒霉,每轮都抽中死神玩家?

所以选择每轮游戏都杀光所有玩家通关,绝对不是被迫。

十轮之后,这样的玩家,游戏规则就会将其视为‘猎杀对象’。

这些猎杀任务会发给不同的高端玩家……也就是类似西慕和纪有堂这样的玩家。

猎杀这样的玩家,可以直接换取三百六十天的休息时间。

不用积分,是直接兑换成时间。

但是这些玩家都很危险……

这种玩家,每次杀光一个副本通关,同样会获得一个抽奖机会。

但是他们抽的东西,和正常通关的玩家不一样,更危险,威力更大。

别和游戏讲什么人性公平。

这个游戏的主题就是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