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少爷那枪碰巧打中他了?路军不知道该怎么向小婉交代,但现在多想无益,他抓紧小婉父亲的尸体指挥恐龙们加速往西门跑去。

朱武恼这边也遇到了麻烦,他和阮氏姐妹一赶到西门就被围住了。朱武恼顿时傻眼了,这里根本没有警队的人,是白沙财团的人。

“哟,这不是朱警官吗?这么急赶着去干嘛呢?”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戏谑的走出来拍了拍朱武恼的肩膀。

朱武恼苦笑一声,这个人在末世前是这带出了名的小混混,自己没少找他麻烦,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他加入白沙财团后都混成头目了。

“怎么不说话呀朱警官,以前不是很威风么?来继续抓我啊,哈哈哈。”头目拔出朱武恼的手枪拍了拍他的大胖脸。

朱武恼气的想骂娘,路军这不是在坑他么?但还是假装道,“让开,警长让我带这两个人出去,耽误了你负责不起。”

“什么破警长,现在还不是给少爷当狗?老实跟你说吧,少爷让我们守在这就是知道她们两个要逃跑,没想到还顺便抓住了你,啧啧,吃里扒外,少爷最喜欢折磨你这种大胖子。”头目得意洋洋地吓着朱武恼。

朱武恼脸色沉了下来,自己混迹各种场合这么多年,这次自己算栽了……

“不过你要是现在趴下来把我鞋子舔干净说不准大爷我心情好了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哈哈哈……”头目羞辱完朱武恼便示意身后的喽啰抓住阮氏姐妹。

阮雪向阮冰打了个眼色,转身一膝盖顶在要抓住她那个喽啰的下身,喽啰被阮雪的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弓着腰捂住剧痛的下身,谁能想到看着漂亮柔弱的女孩会突然对着别人命根子下脚……

阮冰也马上配合阮雪夺下喽啰的枪,阮雪勒住喽啰的脖子,阮冰举起枪瞄着头目,周围的喽啰也马上反应过来,举枪对着阮氏姐妹,现场气氛顿时充满了火药味。

要是路军在就会赞叹,看来这两姐妹能带着自己在外面活了七天不是靠运气……

大小姐秀新装魅影

但头目却一点也不紧张,拍了拍手缓缓走上前道:“厉害厉害,你们比这个胖子有种多了,可惜……”

“你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阮冰手指放在扳机上,双手微微颤抖道。

“可惜你不知道怎么开枪!”头目直接上前准备夺下阮冰手里的枪,阮冰狂扣扳机,但扳机纹丝不动,更别说发射了,枪一被夺下,阮冰和阮雪也马上被擒住。

“啪!”头目扇了阮冰一巴掌,在阮冰白里透红的脸上留下一个手掌印,阮冰的嘴角留下一丝血液,但小妮子一声不吭,死死盯着头目。

“臭biao子,等你被少爷玩腻了老子就和兄弟们轮了你,再把你丢给难民再轮一遍。开枪要打开保险器你懂吧,哈哈哈……”头目一边大笑一边在示范给阮冰看。

这时正在骑着恐龙的路军也出现在远处,两条恐龙同时奔跑带起滚滚灰尘,看起来势不可挡,头目脸色一变,“开枪!打死他……”

突然一把手枪从身后伸进他的嘴里,并死掐着他的脖子,“都别动!”

刚降下温度的气氛又被点燃,头目惊恐地看着嘴里的手枪,光看这个胖手他也知道是谁在指着他。

“你猜猜我懂不懂开枪?都把枪给老子放下!不然我就崩死他!”朱武恼怒吼道,手中的枪口不断往头目的喉咙里插,头目被插的极其难受又不敢动。